欢迎访问kb体育下载入口公司官网!

电器质保期内维修收上门费(家用电器保修期内收上门费吗)

时间:2022-11-14

2009年离任后 自发在村民楼成立警务屋子

今年73岁的李六年,是西安市灞桥区十里铺街道李家堡新村一位普通村民。早年是单位的一位司机,后来由于年纪大无法骑车,便做起了汽车养护工作。养护汽车的同时,他也琢磨钻研各种维修厂技巧。

2009年离任后,他自发在李家堡村民楼南门搭起棚子成立了两个警务屋子,无偿为大家维修厂电动车、自行车等。自那以后,李六年“承包”了沿线楼门所有老年的家电维修厂工作不说,还为新村老年、残疾人提供上门服务,他说:“老年的家电养护其实很单纯,大多是因为自身操作出的故障。我帮着调一调,就恢复正常了,根本不用找养护公司。”

在新村两委会帮助下 服务点扩建为“献爱心屋子”

“在村民楼南门的时候就是两个小棚子,后来新村给我在那里搭建了两个活动楼房。”城市改造之后,为了让李六年的警务屋子能够一直延续下去,在李家堡新村两委会帮助下,原村民楼南门的献爱心服务点扩建为了两个有固定场地和房间的“献爱心屋子”。

9月22日上午,华商报新闻记者在李家堡新村见到了李六年。他的献爱心屋子就在李家堡新村居委会隔壁。李六年坐在十几平方米的活动楼房内,头戴一顶白色礼帽,虽然上了年纪,但看上去十分精神。

维修厂铺里几乎没有空闲的落脚地方。进门左手边靠墙有两个四层的架子,上面摆满了大大小小、各式各样的养护辅助工具。“扳手、螺丝刀、电钻、万能表、切割机……”李六年向新闻记者介绍着他的各种宝贝。

为方便新村村民,李六年还别人制作了一套裁缝辅助工具,并自学了单纯的裁缝技术。“新村有村民的鞋坏了,也放心拿过来让我修补。”李六年说。

周围村民楼的都来找他养护 手工费一分钱都不收

维修厂是从来不收费用的。李六年说,前来维修厂的人都是以前两个村的村民,现在生活在两个新村了,如果维修厂的物品需要换零件,他会让村民别人购买零件或者他在网上购买之后村民把钱给他。至于手工费,则分文不收。

每一位前来维修厂的村民,李六年G5V在本子上登记。十几年来,已经写满了四五个厚厚的本子,每一页都清清楚楚地记着养护时间、给谁养护、养护所用零件。平日常常有人来那里借用辅助工具,李六年说,有时候借出去的辅助工具忘记登记,事后人家可能也忘还回来,也就不要了。

“附近几个村民楼的都知道我,平日别人家坏的小家用电器G5V拿过来。”李六年在附近几个村民楼都小有名气。一早上,有不少村民来到献爱心屋子找李六年替,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“李师傅”。

22日上午11时,朱先生提着两个煮茶器的电动底座来找李六年替养护。“他是我们的长辈,从小看着我长大的。”朱先生是李家堡村民楼停车场的工作人员。他说,别人从小就认识李师傅。“李叔是个好人,热情得很!各种旧家用电器的大小毛病,只要来了都能修好。”朱先生说,“年轻人不愿意干这种出力不讨好的活儿,如果没有两个这样能养护小家电的人,像我这种家用电器肯定就只能扔了。”

掌握开锁技术 还曾帮新村业主救火

谈及新村的大小琐事,让李六年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一次救火事件。几年前的一天,一位李姓业主急忙跑到李师傅的小铺子里,称别人在炒菜时出门取东西忘带钥匙。煤气灶还点着火,想让李师傅替开门锁。

李六年赶忙拿着开锁辅助工具,并让这位业主准备一床打湿的被子,随后用辅助工具打开了门。“房间里当时已经有烟雾了,打开门的瞬间就有火苗蹿起来,吓了一跳。”李师傅说。

李家堡新村工作人员也说,幸亏当时找到了李师傅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,“打开屋子以后满屋子都是烧焦的烟味,太危险了。”

老人们爱找他聊天“献爱心屋子”变“开心屋子”

李六年的一天大致是这样安排的,早上5点多起来,洗漱收拾之后,单纯吃点早餐。大约七点多,便下楼前往离家不到两百米的“献爱心屋子”,开门等待来找他替养护家电的村民。

屋子里还放着两个鱼缸,里面养着几条鱼,李六年说别人平日爱好垂钓,胳膊摔伤之前,闲暇之余常常出去垂钓,现在没办法垂钓了,就在那里养几条小鱼。

有活的时候就忙碌,但一天中更多的时间是闲暇的,新村内的老人们就会到“献爱心屋子”里和李六年拉家常。

李六年说,跟他同时离任的好几个老人都已经去世了,而他在那里天天按点上下班养成了习惯。“在那里说说笑笑,心情特别好,村内的老人常常来找我聊聊天。”现在,“献爱心屋子”也成了李师傅的“开心屋子”。

76岁的李先生是李六年多年的老朋友,平日常常来李六年的献爱心屋子 聊 聊天。他说李六年对家用电器方面有所研究,也十分热爱这个工作,“大家都非常相信他,服务态度好,啥时候叫啥时候到。”

奶奶:他有这手艺也愿意干 咱就积极支持他

每天中午12点,李六年锁门回去后,奶奶都在家做好饭等着他。奶奶对于他的工作十分支持,她说:“家里不需要他替,他有这手艺,也愿意干,咱就积极支持他。他别人说到的话也一定能够做到。”

其实刚开始做献爱心屋子时,李六年的孩子和奶奶都不同意,孩子也在村民楼住着,她们都认为,李六年离任之后应该垂钓什么的好好养老,“现在家人都觉得我又找到了一份别人的乐趣,也开始积极支持我做这个事。”

两年前,李六年不慎摔伤了右胳膊,康复后胳膊虽无大碍,但现在已无法抬重物,因此一些大的家用电器他都没办法别人养护。一旦遇到重物需要维修厂时,他便打电话叫侄子李刚替。

22日下午,在采访间隙,新闻记者遇到前来帮李师傅维修厂家用电器的李刚,李刚说别人也是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,也是希望一家人能够一起为新村做点事。

李家堡新村工作人员杨女士说,城改以后,沿线取缔了一些小作坊,但村民居家生活确实有一些需要养护的东西。李师傅自离任以来,利用别人的特长,免费给大家养护,从来不收取任何费用,这些年,修了有上千件大小家电,为新村沿线村民提供了一些方便,要给他点两个大大的赞。 实习新闻记者 郭蓉 华商报新闻记者 卿荣波 摄影 邓小卫

摆地摊、盖现房、做清运……

平凡生活中的坚守让她们欢乐满满相识:住处揭不开锅父母亲为15岁的她找婆家成婚

樊红,1963年出生,西安市周至县樊家庄人,住处姊妹兄弟3人,她是老大。1978年,住处经济拮据,奶奶又病重,父母亲决定为刚刚15岁的她找两个婆家,通过成婚收入一笔钱款。起初,樊红认为别人刚刚有能力为家里出一份力,不愿成婚,但耐不住父母亲的再三劝说,便默许了成婚一事。

1978年春夏之交,通过媒人介绍,樊红的父母亲在周至县城一家饭店见到了杨周门的父母亲,双方讨论成婚事宜。

杨周门比樊红大3岁,周至县清河村人。双方家长讨论期间,樊红按着媒人的示意,瞥了一眼在饭店门口看车子的杨周门,很快又低过头去。杨周门也看到了樊红,但直到成婚结束,两人也没有交流过。

成婚后,樊红父母亲拿到了300万多元的成婚钱款,缓解了住处的困难。没多久,杨周门参军入伍。在杨周门入伍的日子,樊红站在离开的队伍旁望了半晌,看着一片绿油油的军装,怎么也找不到杨周门。直到父母亲带她去车站,两人才匆匆见了一面,但依然什么都没说。

在通讯尚不发达的年代,杨周门每隔一两月G5V给樊红寄一封信。樊红不识字,便托母亲将信拿给村内识字的人替读信,听过信后,她又将近两个月想说的话、经历的事口述,托人写在纸上再寄给对方。1978年到1981年,她们一直依靠写信交流。

1981年,杨周门复员。樊红见他后说了句“你回来了”,两人聊了很久。年底,杨周门的父母亲拿出350元钱款,樊红的父母亲买了两床被子,单纯的婚礼仪式后,她们结婚了。那一年,樊红18岁,杨周门21岁。

坚持:借几百元进城摆地摊带几万块回家盖现房

婚后不久,杨周门和樊红有了两个女儿,住处虽吃喝不愁,但经济并不宽裕。看着村子里其他孩子每年都有新衣服,樊红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直到1993年,听说亲戚在西安摆地摊卖货赚了些钱,樊红萌生了摆地摊的想法。杨周门得知后,反问她:“大字不识两个,去做啥生意?”她说:“不会可以学。”但杨周门并没有同意。

1994年,她们的儿子出生了,樊红再次提出要去西安摆地摊,她说,“咱们去城里做生意吧,为孩子再多赚一些钱。”这次杨周门同意了,他向亲戚借了几百元,带着樊红来到西安,二人在崇明路附近摆摊卖菜。

1995年,她们还上借款,年末时还攒了五六百元。后来,听说卖水果更赚钱,她们又开始摆地摊卖水果,每年都能攒三千元左右。樊红说,她们除了必要的开销,几乎没有多花过一分钱。2001年前后,樊红和杨周门带着这些年攒下的几万块回到老家,在住处盖了一栋现房,现房盖成时,全村人都在感慨,称她们家的房子是村内最漂亮的。

2002年,西安市大力整顿市容市貌,樊红和杨周门的“小生意”无法进行下去。她们想租一间门面继续生意,但积蓄已经用在了老家盖的现房上。樊红说:“我们不要继续摆地摊了,你当兵学过骑车,可以给人骑车赚钱,我去做环卫工。”2003年,樊红应聘成为西安北站区域的一名环卫工。

2016年,随着年龄增大,杨周门的身体不如从前,担心他骑车不安全,恰逢北站地区公开招聘环卫工,在樊红的坚持下,杨周门应聘成为了北站地区清运队的一员。二人成了同事,从事清运工作至今。

回忆:生活虽然平淡但总是“小欢乐”不断

9月22日,华商报新闻记者在北站南广场见到樊红和杨周门,本应休息的杨周门正在帮助樊红做清运工作。休息时,二人两手相牵,有说有笑。

樊红说,2003年,她刚做环卫工时,每星期工资不到300元,直至2016年,她的工资每星期为1400元左右。2016年至2020年,她的工资每星期逐渐涨到近3000元,各类福利保障都不错。

谈到丈夫,樊红笑着说,她对现在的生活感到幸福,尽管没有大富大贵的生活,但杨周门总能给她一些小欢乐。1994年,她们的儿子出生前,杨周门从城里专门给她买了一件时髦的衣服,衣服款式好看、也很合身,她在村内还显摆了好一阵子;从事环卫工工作后,杨周门曾带她去开元商城挑了条金手镯,看到2700万多元的价格,她拉着杨周门便离开了。没想到,几天后,她在衣服口袋中发现了这款金手镯;2016年前后,杨周门给她买了一枚金佛吊坠,说:“你是咱家的福星,这些年跟着我受苦了,希望你能平安。”像这样的小欢乐还有一些。

计划:子女生活、工作已步入正轨再干两六年离任

“现在回想起来,我们家走出来是无比正确的决定。”杨周门说,这些年来,日子虽苦,却越来越好。从90年代的摆地摊,到2002年帮广告公司拉货,再到2016年成为环卫工,他的生活很平凡也很幸福,“我最爱吃油泼面,以前穷,一周都难吃上一碗;现在,随时想吃都可以做。”2016年,她们一家还申请到了公租房,57平方米每星期400万多元,“逢年过节,子女过来,家里特别热闹。”

“西安就像我的生活一样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好。”杨周门说,1994年,他和樊红来到西安,当时的北站地区可谓“脏乱差”,但现在随处可见的整洁明亮,“以前地上总是有打扫不完的垃圾,劝市民别乱丢垃圾,甚至会被恶语相向;现在地上整洁多了,市民不再乱丢垃圾、烟头,我们的工作压力减轻不少。希望这座城市越来越好。”

樊红和杨周门告诉新闻记者,2017年,她们拿出积蓄,为儿子首付40万元在西安购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,后来儿子还别人买了辆SUV。现在,子女的生活、工作都步入了正轨,她们计划再干两六年,就离任回村养老。现在,属于她们的幸福还在继续着…… 华商报新闻记者 张鹏康 黄利健

编后

平凡的坚守温暖你我

总有这么一些人、一些事,给我们的生活增加一些温暖、平添一些感动。

人常说,难的不是做一件好事,而是坚持一直做好事。七旬老人十几年来坚持为大家修家用电器,不但免费还乐在其中,老人的坚持与坚守让人感动又温暖满满。谁不希望自家村民楼有这么一位和蔼、能干又充满献爱心的老爷爷,若是自家村民楼有这么两个便民小站,你是否会顿时感觉生活便捷美好了许多?

摆地摊、盖现房、做清运……在一些人眼里,这样的生活也许是艰苦的,但樊红夫妇用坚持、乐观、勤劳活出了不一样的味道,收获了别人的幸福。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像她们一样的小人物,每天都在努力生活,努力工作,为的就是让别人、让家人生活得更好一些,只要我们像她们一样,坚守善心,努力、乐观、勤劳,欢乐可能就在身边。 余静

kb体育下载入口_实用APP_kb体育下载入口